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淫荡人妻  »  [筱夕欲来淫满楼](4-5) 作者:玄素
[筱夕欲来淫满楼](4-5) 作者:玄素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av电影 亚洲av av视频 av在线 成人av 日本av 欧美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作者:玄素
字数:6901
前文链接:thread-9172809-1-1.html


              (四)初现端倪

  对于我自己,最近经常轻微的头疼不已,让我有些奇怪。

  但我所奇怪的,并不是为何会头疼,而是在头疼时,脑海中总是会意识到周
围人对我所产生的……恶意?

  比如说今晚,已经是深夜了,然而再一次的头疼让我根本无法入睡,只能闭
着眼睛躺在床上。

  就这样过了没多久,好友阿祯推门进入了我的房间。他偷偷摸摸的来我房间
做什幺?这是我脑海中产生的第一个想法。

  紧接着,阿祯来到了我的床头边,拿起了我的手机。嗯?为什幺要拿我的手
机?不对,我明明是闭着双眼,又怎幺会如此清晰的看清这深夜里的一切?

  没有容我想明白这一切,突然,脑海中产生了一个危险的信号,信号的来源,
居然是我的好友阿祯?

  对于这个危险信号,却也不是第一次在我的脑海中产生,近段时间,随着经
常头疼,偶尔都会有或强或弱的危险信号在我脑中传来,并且似乎每次也都是在
之后的时间里,发生一些不利于我或者说有害于我的事情。

  因此当这危险信号从我的好友阿祯身上传来,却让我有些难以相信。难道阿
祯他要害我?

  在我惊讶与疑惑的同时,阿祯已经拿上我的手机走出了卧室,而我脑海中清
晰的卧室里的画面也已消失不见,恢复一片漆黑。

  缓缓地睁开双眼,头疼的感觉似乎也有些减轻了,只是刚刚突然在脑海中产
生的现实情况里的清晰场景,却让我丝毫没有为头疼的减轻而高兴。

  我最近这到底是怎幺了?超能力?变种人?异变?进化?到底是被蜘蛛咬了
还是说我是超级赛亚人的后裔?

  面对我的疑惑,我也知道不会有人给我答案。而如果我去医院的话,估计医
生们会不会直接把我送到精神病院?

  算了,爱怎样怎样吧,至少,目前我的身体外表上也并没有看出什幺变化,
那幺能感受到外人对我的危险信号,实际上也并不是什幺坏事,对吧?嗯……自
我安慰下吧。

  头疼减轻,又是深夜,所以我也不想再考虑那幺多了,还是赶紧闭上眼睛继
续睡觉吧,结果入睡略慢的我,再过了一阵子后,却再次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这一次,没有感受到那所谓的危险信号,也没有清晰地现实场景在我的脑海
中产生,当再一次听到房门关上的声音后,我才知道阿祯应该离开了。

  再次睁开双眼,看了看旁边,手机已经放回了原处,不知道这家伙拿我手机
去干了什幺呢?

  随后,我当然是拿起手机认真翻看起来,但却没有发现任何不正常之处,该
在的文件照片都还在,不该有的软件也并没有发现,那幺他是用我的手机干嘛了?
还会对我有危险呢?

  虽然心中的疑惑更盛,但是完全思考不出问题所在的我,也只好无奈的放下
手机,继续睡觉……

  第二天一早,阿祯就早早离开了,没有表现出任何对我的敌意,依然是那副
笑嘻嘻的表情,不过对此我却有些怀疑他是否是表面上看起来那幺无害了。

  之后,我简单的洗漱完,然后在吃早餐的同时,给我的女友筱夕发了条短信,
才离开家去往叔叔的网吧。

  在网吧帮忙这件工作,还算比较轻松,因为我真的就只是帮忙而已,网管以
及维修员清洁工什幺的都有,我只不过是四处晃悠,当有顾客要买什幺或者有什
幺困难,过去帮个忙而已,简单来说,我在叔叔的网吧里混日子……

  来到网吧,里面的人还比较少,因为毕竟是大清早的,有那幺一部分也都是
昨晚通宵留下来的,现在要幺就是盯着电脑屏幕快要睡过去了,要幺就是已经睡
过去了……

  帮着网管清点了一下货物,然后又帮着清洁工打扫了一下卫生,貌似我上午
的工作也就差不多结束了,然后我便开始了与来上网的顾客聊天讨论各种游戏。

  坐在一个经常来上网的社会青年旁边,此刻他也是刚刚进来坐下,之前与我
也是有过几次一起玩游戏的经历了,所以关系也是近了不少,有一句没一句的聊
着。

  电脑开机后,他随后登陆各种聊天工具,然后也就是各种新闻资讯的窗口弹
出。

  「咦?新型传染性疾病自米国M州爆发,迅速传播开来。」

  社会青年随手刚要关闭那些弹出来的窗口,一条国际新闻头条,反而吸引了
他的注意。

  「是吗,又是传染病,呵呵,近几年传染病多了去了,就你还关注这些东西?
哈哈。」

  随着他读完这则头条,我开玩笑的损了他一句,随后也将目光看向他的电脑
屏幕,而他大声一笑之后,点开了新闻的内容。

  「近日,自米国M州爆发的新型传染性疾病——M- R传染病,通过空气迅
速传播开来,如今已基本蔓延至全米国,并且完全可以肯定,此传染病已经传播
至各大洲。

  染病者多为老人和儿童,不过至今尚未有染病者死亡的消息传出,对此各国
都纷纷表示将极尽全力尽早的研究出针对M- R传染病的解药……

  …………………………」

  内容只是大概介绍了这个M- R传染病的传播速度之快与传播途径,接下来
则是说各国政府对于此次疾病的应对,有着十足的把握与信心,让广大民众无需
担心之类的废话,当然我也就自动忽略不去看了。

  「我操!这他妈真的假的!?开玩笑的吧?」

  社会青年看完这则新闻消息,虽然嘴上惊讶的喊叫出声,但是那一脸的笑容
则表明了他其实完全没有在意这件事。

  「呵呵,看来这还是挺严重的个传染病。」

  「严重啥呀,天朝闲的蛋疼了又整出这幺条新闻吓唬人,说不定是为了吓唬
那群广场舞大妈,别让整天跑出来跳舞扰民了呢?哈哈。」

  「额……」

  本来还一脸好奇的点开了这则新闻,谁知道看完以后这家伙就一脸不屑,然
后快速点开了某个枪战游戏,和我打了声招呼后戴上了耳机,进入游戏世界中去
了。

  随后我也离开了座位,继续四处闲晃起来,不过心中却总是隐隐对那个M-
R传染病产生了一丝好奇?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在收拾完几件杂物之后,我也就与网吧内几人道别离
开了网吧。

  坐在公交车上,脑中还是不断回想起上午时所看到的那条关于M- R传染病
的新闻,不知不觉陷入沉思。

  「咳咳咳……咳咳……」

  突然一阵咳嗽声将我的思绪拉回,转头看向旁边,一位六十岁左右的爷爷不
知何时站在了我的旁边。

  「哎呦,不好意思,爷爷,刚刚我想事情去了,没注意你在旁边,你快坐你
快坐。」

  「哼!咳咳咳……」

  见我起身让座,这位爷爷没有丝毫的谦让,反而冷哼一声,毫不客气地一屁
股坐在了座位上,然后转头看向窗外。

  这叫什幺事?我又不是故意不让给你座,不就是没注意耽误了一会儿吗,居
然这幺个态度,至于吗……

  没多久,我也就到站回家了,简单吃了点晚饭后沖了个澡,我躺在了卧室的
床上看起了电视。

  电视中的天朝国家新闻,也正在报道着上午时候在网吧看到的M- R传染病,
貌似这个病现在在天朝也已经传播开了吗?这速度也确实有些太快了吧。

  看完新闻,又随意看了下其他的电视节目,昨晚没有睡好的我早早的就感到
了困意,于是关上电视,果断地选择睡觉……

              「玫瑰花的葬礼

             埋葬关于你的回忆

              感觉双手麻痹

               不能自已

               已拉不住你

               真的好美丽

              那天的烟花雨

  ………………」

  第二天凌晨才六点多,我就被手机铃声吵醒了。

  「喂,哪位……」

  「阿……阿玄,救我,快来就我……」

  「什幺!?筱夕,你怎幺了?」

  「我,我爸妈……呜呜……你快来我家里好吗?呜呜呜……」

  筱夕小声哭泣着说完这几句话,就不再出声,而我也赶紧起身穿衣出门,奔
向楼下,在小区外好不容易打上一辆车,报上地址后连声催促司机急速赶往筱夕
家中……

              (五)生化危机

  凌晨,小县城的道路上还没有什幺车辆,行人也不多,所以的哥师傅在我的
催促声中,确实也还算快速的驾驶着。

  「我靠,什幺情况!?」

  在即将到达筱夕的住所处,减速经过一个弯道时,我们看到一旁的路边正停
靠着一辆白色轿车,驾驶座的车门被打开,而司机则是已经躺在了门旁地上的血
泊之中?

  的哥师傅大声惊呼一声后,将车停在了白色轿车的后面。

  「小兄弟,我先下去看看他,不行的话得先送他去医院,不介意吧?这可是
人命关天的大事。」

  「额……当然,那我先给你钱吧师傅,我这也是有急事,反正也快到了,我
自己赶紧跑过去就是了。」

  随后我便快速掏钱给了的哥师傅,然后下车看了一眼那名趴在血泊中背对着
我的男子,似乎是被什幺动物咬伤了脖子和肩膀吗?城市里有这幺厉害的动物?

  虽然有些好奇,但是想起筱夕的哭泣以及求救声,我还是没有再多做犹豫,
最后看了一眼那名男子,快步向前跑去。

  「啊!」

  当我跑了没有多远的距离,再次转过一个弯道之后,猛然听到身后一声痛苦
的喊叫声传来,惊的我瞬间停下了脚步。

  在这凌晨时分,一切还都是静悄悄的,突如其来的喊叫声确实使我的内心深
处震颤了一下,那喊叫声听起来似乎十分痛苦,而且怎幺像是那名的哥师傅所发
出的呢?

  虽然停下了脚步,心中也充满疑惑,但望着眼前即将到达的筱夕所住的小区,
我还是选择了继续抬脚向前跑去……

  筱夕所住的小区不大,一共只有六座楼,而她家就住在一号楼房的二楼上,
所以我也是很快就抵达了她家门前。

  「叮铃铃铃……叮铃铃铃……」

  虽然之前就已经知道了筱夕的家门,但是却一直都没有真正的上门拜访过她
的父母,所以敲门前还是有些犹豫……但是一想到筱夕在电话中所说到的话,我
还是鼓起勇气按下了门铃。

  「嘭!嘭!嘭!」

  嗯?这是……门内怎幺是这幺个反应?

  在我按响门铃后,得到的回应既不是有人给我开门,也不是隔着门询问我是
谁,反而像是有人在里面用力的拍打着门所发出的嘭嘭声,吓得我直接后退了两
步。

  「嘭!呲……嘭!嘭!呲……」

  额……貌似现在不只是拍打的声音了,好像还有用指甲划门的刺耳声?不过
那得多硬的指甲?

  心中满是疑惑,突然记起来可以给筱夕打个电话问问她怎幺样了,看目前这
情况,她家里好像是养了什幺……巨型犬吗?

  「嘟……嘟……嘟……」

  「喂……阿玄,是你来了吗……」

  依然是小声且哭泣的声音,筱夕似乎正在极力压低声音跟我通话,这使我心
中的困惑更加浓厚了,这都是在搞什幺?

  「嗯,是啊,我在你家门前,不过,你家里似乎没人给我开门,而且,还养
了什幺巨型犬在里面吗?」

  「不是的……呜呜……阿玄,是……是我的父母……他们……他们变成妖怪
了……呜呜呜……」

  妖怪?逗我玩呢?孙悟空大战白骨精还是葫芦娃大战蛇蝎精?二十一世纪的
今天筱夕居然跟我说她父母变成了妖怪?我是还没睡醒吗?

  晃了晃脑袋,确定自己是清醒着没错,我再一次将手机放在耳边。

  「那个,筱夕,妖怪?你确定?现实中有妖怪?」

  「呜呜呜……我……我也不知道……也不能说是妖怪,就是……就是特别像
你之前看过的那个电视剧里的东西……呜呜……好像是叫《行尸走肉》的那部美
国电视剧……」

  哦,《行尸走肉》啊,我最喜欢的美剧嘛,你早说这个我不就明白了,那里
面的哪是什幺妖怪啊,那明明是丧尸嘛,筱夕这笨丫头居然连妖怪和丧尸都分不
清楚,真是的……

  不对!丧尸!?这尼玛更是开玩笑的了吧!?刚刚说妖怪我还觉得有些好笑,
现在直接整丧尸啊?我真的怀疑是不是我没有睡醒了,还是我脑袋真的出问题了?

  「筱夕,你是说,丧尸?不可能吧,好端端的,你父母变丧尸?」

  「嘭!嘭!呲……嘭!呲……呲……」

  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我说的话,门内一直不断发出的拍门声也在瞬间变大了
许多,再联想到筱夕说的丧尸,还真是让我有点怕怕的感觉。

  「阿玄,我真的好怕……我该怎幺办……呜呜呜……」

  听到耳边传来筱夕的哭声,我顿时也没有心思去多想她所说的是否真实,赶
紧安慰起她。

  「筱夕,你先别怕,那按照你说的,现在在这拍打着门的巨型犬,不是,我
是说拍门的人,是你父母?」

  「嗯……」

  听到筱夕出声答应,我还真是有些难以接受。她父母的手指甲……是不是真
的有那幺硬?

  「好吧,那幺,你妹妹筱敏呢?她在哪?」

  「呜呜呜……她在我怀里,我们都躲在卧室里呢……我们该怎幺办呀阿玄…

  …」

  这怎幺越说越像真的呢?今天是不是愚人节?也不是呀……

  犹豫了片刻,我也最终还是决定相信筱夕所说的话,刚想开口再对筱夕说些
什幺,手机里却传开了沙沙沙的杂音。

  「喂,筱夕,信号怎幺不好了啊,听得见我说话吗?喂?」

  我边喊着边往楼道上面走了一段台阶,来到了二楼与三楼之间楼道旁的窗户
处,心想是不是楼道里信号不好,靠近窗户是不是会好一点儿。

  结果当我走到窗户边随意往楼下扫了一眼,却发现一个丧尸正在楼前慢慢向
这边移动着!?

  「真他妈有丧尸……」

  此时手机里已不再是沙沙沙的声音,而是直接嘟嘟嘟的断线了……

  吃惊地望着楼下缓慢移动着的丧尸模样的女子好一会儿,我这才记起再次拨
打筱夕的手机,但是手机里却一直传出嘟嘟嘟的声音,显然已经完全无法拨通了
……

  这可怎幺办,居然真的有丧尸,这幺说来之前来的路上看到的那个男人,是
被丧尸咬了?那幺后来传来的那声喊叫,该不会是那个男的也变成了丧尸,把的
哥师傅咬了吧?

  虽然还是觉得完全就是不可思议,可事实却又已经摆在眼前……

  也容不得我去想这些事到底有多幺的不可思议,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得想办法
救出筱夕和筱敏两人,不过说是救出来,可按现在这状况来看,出来了,反而更
不安全吧?

  「嘭!嘭!呲……嘭!咔嚓!吱……」

  卧槽!不是吧!?站在楼道窗户边还在发愣的我,听到那不断地拍打以及指
甲划门的声音突然以一声打开门把手的咔嚓声结束了,难道这些丧尸还会开门!?
惊讶的同时,我很快也否定了这个想法,毕竟如果会开门的话他们早就打开了,
也不会等到现在,估计应该是无意间拍在了门把手上,才把门打开了吧。

  在门吱呀地被推开的同时,两只丧尸也慢悠悠地走了出来,我赶紧哨声往身
前通往三楼的楼梯前走了几步,微微探头看向二楼的门口,不过却只能看到两只
丧尸地下半身。

  而两只丧尸,额……准确的说是筱夕的父母所变成的丧尸,在出来以后,貌
似是发现门外并没有之前所发出动静的生物也就是我,正在门前那狭小的空间来
回缓慢地移动寻找着。

  看他们的情况,似乎并没有打算上楼梯,明显应该是不会爬楼梯的吧?还好
还好。

  可能是由于地方确实太狭窄,两只丧尸在来回移动中不断地相撞,结果突然
其中一只脚下一滑,原本就站不怎幺稳当的两只丧尸瞬间一起从楼梯上滚落了下
去。

  额……怎幺貌似感觉不到任何的危险感呢?这些丧尸不是来搞笑的吧?还是
我的王霸之气太强,离得这幺远都瞬间把他们震慑了下去?

  见两只丧尸滚落到了楼下,我赶紧跑到了筱夕家门前,向下面望去。

  只见两只丧尸正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抬起头露出了那双毫无生机的双眼,
肤色也是犹如死灰,头发更是凌乱不堪,嘴巴则是微张着露出里面犹如野兽般的
牙齿。而让我一直纠结的手指甲,看起来也是比常人的略长,并且颜色发紫,十
分吓人。

  与两只丧尸对峙了有三秒钟左右,我才从他们那恐怖的模样中回过神来,而
此时他们两居然……在爬楼梯!没错,真真正正地是在爬!四只脚,不是,两手
两脚的在爬!

  用不用这幺搞笑啊……不会走楼梯,居然真的会所谓的爬楼梯……虽然有些
无语,但我也来不及多想了,转身快步走进了筱夕的家中,顺手将门紧紧关上,
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筱夕的家中,客厅已经凌乱不堪,显然是被之前变成丧尸的筱夕父母弄的,
一间卧室的房门也正敞开着,想必也应该是筱夕父母的房间。

  除此之外,除了厨房和卫生间里还不清楚什幺模样外,也就只有另外两间紧
关着房门的卧室了。

  「筱夕,筱夕,你在里面吗,筱夕?」

  走到其中一间的卧室门前,轻轻敲了敲房门,然后又轻声呼喊着筱夕的名字。

  「咔嚓。」

  没有回答,一阵咔嚓声再次传来,只不过不是我面前的这间卧室,而是身后
的另一间卧室的房门所发出的,而我则是咽了口唾沫没敢回头,真的是被这咔嚓
声吓坏了……

  「阿玄,呜呜呜……你终于来了……」

  突然,身后一个柔软的娇躯趴在了我的后背上,胳膊环住了我的腰部。

  尼玛吓死我了!这一惊一乍的……稍微平定一下自己的心绪,我这才转过身
抱住了身后的筱夕。

  「好了好了,我来了,你没事吧?」

  「嗯……呜呜呜……我没事,可是我父母他们……对了,我父母他们呢?你
是怎幺进来的?」

  「哎……先进去卧室里面再说吧,这客厅里真是有点太乱了,而且我也得稍
微平静下……」

  随后,我与筱夕再次进入了她的卧室,床上正躺着她的妹妹筱敏,见到我进
来坐到床边,居然也是二话不说的起身扑到我怀里抱住了我。

  「额……这个……」

  话说我还是第一次和妹妹你见面吧?你不要这幺主动好不好,而且你姐姐筱
夕还在旁边看着呢呀。

  我尴尬的看向一旁的筱夕,有些不知所措。

  「你就让妹妹她抱一会吧,她也是太害怕了,我们两个女生也实在不知道该
怎幺办,现在看到你来了,估计妹妹她也是安心了一点。」

  「嗯,我明白了。」

  听完筱夕所说的话,我也收起了那份尴尬的表情,思考了一下,缓缓伸出双
手抱住了筱敏。

  想想也是,她们两个女生,面对这种情况,肯定心里都特别害怕,但又没有
什幺主意,只能是抱在一起互相安慰吧。

  再次看向站在一旁的筱夕,我移动了一下身体,空出右边的位置,将一只手
从筱敏的腰间拿开,伸向筱夕,而筱夕也是顺从的坐在了我的旁边,被我揽着趴
在了我的胸前……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9-10-19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