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淫荡人妻  »  [我的猎艳生涯](10)作者:zmkmba
[我的猎艳生涯](10)作者:zmkmba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av电影 亚洲av av视频 av在线 成人av 日本av 欧美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730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章
 
  第二天早上,我是被孟姐拍醒的,因为玩的太累,导致我们两个双双迟到了。 
  我们办公室刚完成一个大单,暂时还没有什么任务交代下来,轻松的混了一 上午,快到中午的时候,办公室的其他几个人都提前溜号了,只剩下我跟孟姐。 
  「姐,咱中午吃什么,楼下新开了个四川馆子,尝尝去?」我征求孟姐的意 见。
 
  孟姐犹豫了一会,为难道:「不去了吧,吃辣的不太好。」
 
  「怎么了?你不是挺喜欢吃辣么!」我纳闷的问。
 
  孟姐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娇嗔道:「你还说,还不是为了你啊!」
 
  我更纳闷了,然后就见她眉头泛起一丝荡意,咬着下唇媚笑道:「你不是喜 欢……弄那么,怕辣到你。」
 
  我恍然大悟,这骚娘们,还惦记着我玩儿她屁眼的事儿呢,这是担心吃了辣 的之后再被操屁眼,会让双方都不舒服。
 
  我被她似不经意间的言语一撩拨,鸡巴竟有蠢蠢欲动的迹象,休息了多半天, 小弟终于缓过气来啦!
 
  我坏笑一声,上去就搂她的腰,她却吓得往后一跳,看着门口道:「想死啊 你,在单位呢,再让人看见。」
 
  我贴近她,用半勃起的鸡巴在她腰上杵了杵,撒赖道:「鸡巴都硬了,要不 咱在这试试吧!」
 
  孟姐狠掐我,非要吃完饭回家去弄,按说中午休息两个小时,差不多也够了, 但是我的兴致已经被她勾引起来了,说什么也不肯,最后被我反锁上办公室的门, 把她强掳到了贴近门口一侧的墙角处。
 
  「这个地方外边看不见,咱锁着门,除非他们几个下午上班打开门进来,不 然谁也不知道咱们在里头呢!」我一边扒她的衣服,一边安慰她道。
 
  她想想也比较安全,又被我撩拨的有感觉了,就放下担心,主动把裤子褪到 大腿根上,说:「那就别脱衣服了,就这样弄吧!」
 
  说着,她的呼吸也是急促起来,显然也是动情了,当下就转过身子趴在桌子 上,向后翘起自己赤裸的雪臀,双腿微微分开,示意让我从后边干她。
 
  我在她雪白圆润的臀肉上揉捏了几把,褪下自己的裤子,把怒挺的鸡巴逃出 来撸了两下,就掰开她的臀缝朝着屁眼抵了上去。
 
  「别弄那了,不干净。」孟姐扭动雪臀躲闪道。
 
  「唔唔,别动,刚才还说让人干你小屁眼的,怎么又变卦啦!」我不肯转移 阵地,坚持在她屁眼周围摩擦着。
 
  孟姐娇嗔的哼了几声,依旧不依的扭着屁股,腻声道:「好弟弟,别弄了, 姐姐的屄里好痒,你先姐姐操爽了,再操屁眼好不好……」
 
  我把鸡巴往下一压,探到她的屄洞口上,果然早已泛滥成灾了,嘴上嘿嘿一 笑,就顺势挺着鸡巴挤开她的屄缝,一下子插进了多半截去。
 
  孟姐被我突然袭击,干的嗷了一声,然后又猛然警醒,赶紧掩住自己的嘴巴, 随着我的抽插,小声的叫唤起来。
 
  或许是好几天没有真正喂饱她的缘故,也或许是身处的环境能让人觉得更加 刺激,孟姐这一次湿的比任何一次都快,我才抽插了十几下,鸡巴上就已经泛起 了一层白浆,并且因为她的屄洞比较松弛的缘故,鸡巴抽插的时候带起响亮的操 屄声,呱唧呱唧的响彻整个办公室。
 
  我一边操,一边低头去看自己和她性器交合的地方,雪白丰满的大屁股因为 我的撞击泛起一层层的肉浪,淡褐色的小屁眼随着我的抽插,往外一鼓一鼓的, 间或露出肛门内的一丝红肉,配合上自己那根粘着白浆在她毛穴上不停进出的鸡 巴,带动着她殷红的屄肉不停的翻进卷出,那种淫靡的场景再配合身处公共场所 的那种环境,让我有心灵到肉体双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我抽插的力度更强了, 顶的她上身直往桌子上爬,嗓子里随着我顶撞的频率发出接连的闷哼声。 
  「你轻点,嗯嗯……我快……嗯嗯……忍不住了……」孟姐勉力扭过头来, 瞪我道。
 
  「忍不住就来呗,我跟你一块来!」我依然卖力的操着。
 
  「不是!我快忍不住叫了,呃……嘶……让人听见……」
 
  「呵呵……」我淫笑两声,渐渐放缓了动作,俯下身一手揉捏她的奶子,挑 逗道:「有感觉了别忍着啊,咱的速战速决,不然你想让大张他们上班来了,看 个活春宫啊?」
 
  「哼,你舍得啊?」她侧脸趴在桌子上,眼角斜睨我,满满的戏谑。
 
  「嗯……怎么说呢,让姐过的『性』福快乐,就是我最大的心愿了,如果我 一个人没办法让姐『性』福的话,多找几个男人一起帮姐过的『性』福,还不是 理所当然的么!」
 
  我说话的时候一直都是缓缓的抽插着,但每次说到那个「性」字的时候,都 会狠狠的操她一下,她一下子就知道我说的到底是那个「性」字了。
 
  「流氓……」她白了我一眼,调整下姿势,说:「快点吧,还没吃饭呢!」 
  我加快了一点速度,仍旧挑逗她道:「诶姐,你说,要是在咱办公室再找一 个男人,让他能跟姐一亲芳泽,姐会选谁啊?」
 
  孟姐笑骂道:「你还来劲了是不,我都快成老太婆了,除了你稀罕我,谁会 多瞧我一眼啊?」
 
  「诶?那可不是哈,小杜和大张经常偷瞄你呢,尤其大张那个混蛋,一有空 那一双贼眼就总是在你屁股和奶子上打转,有一次我看见那家伙看你看的鸡巴都 硬了呢!」
 
  「胡说吧你,大张媳妇挺漂亮的,怎么可能看上我这个老太婆……」孟姐话 说的幽怨,但心里那股美滋滋的得意劲,还是表露无疑。
 
  我不屑道:「嗨,就张嫂?脸是长的还行,有奶不?有屁股不?诶我说上礼 拜,张嫂过来咱单位,穿着一件紧身的七分裤,那屁股上两个凹坑,都快下垂到 脚后跟了,怎么跟姐这两瓣又圆又翘,操起来爽翻天的大白屁股比啊?诶你信不, 大张晚上关了灯操他媳妇的时候,心里肯定想的都是姐你,要不我都怀疑他能不 能硬的起来!」
 
  噗嗤……孟姐忍不住笑喷了,挺起上身捂着肚子笑道:「你就损吧你……」 
  「诶诶,趴下呀你,鸡巴都挤出来了!」我把她摁趴下,重新给她操进去, 说道:「不过说真的,你可不能可怜他,觉着他喜欢你,就让他操你啊,我可跟 你说,那家伙的鸡巴上次桑拿时我见了,细的跟个蚯蚓似的,可满足不了姐,除 非让我跟他一块上,估计还能配合一下子!」
 
  「滚一边去!你真舍得呀?」孟姐有点不高兴的说。
 
  我淫笑道:「不都是为了我亲姐的『性』福着想嘛!我操前边,让他在后边 操屁眼,我俩给姐来个三明治,一定能把你操的爽到天上去……」
 
  「呼……呼……那天,你在那个朋友家,是不是也那么玩啦?」孟姐被我说 呼吸有急促起来,好像又来感觉了。
 
  我再次加快一点频率,笑道:「你电话里都听见了是吧,呵呵,那个女的胃 口被男的养刁了,不那样操她,都过不了瘾……」
 
  孟姐不说话了,趴在桌上紧紧闭着眼睛,呼吸急促的承受着我的操弄,渐渐 的,我感觉她的屄里边越来越热,好像腔壁都蠕动起来了一样,另外她的嘴上也 终于忍不住了。
 
  「快点……再快点,啊……啊……开始爽了……要来了……啊……来了…… 呃……」她猛然用一只手掩住自己的嘴巴,压抑自己的兴奋的嘶吼声,同时她的 双腿开始快速的战栗起来,抖动的屁股上的白肉都泛起一层层的波浪。
 
  我的快感也如期而至,猛操了几下,然后深深的一插到底,舒爽的发射了出 来。
 
  休息了一会,我们草草的清理了一下,就做贼一样的打开办公室门,偷偷的 溜了出去,幸亏那时候大家都下班了,没有遇到什么人,让我俩这才松了一口气。 
  在电梯里,孟姐邀请我晚上去她家过夜,我很愉快的答应了。可是等到快下 班的时候,我却接到了家里的电话。
 
  「晚上别出去野了,回家吃饭。」这口气,一听就知道是我老爸。
 
  无奈,我只得跟孟姐交代了一下,就灰溜溜的滚回家里去了。说起来,自从 我跟孟姐搞到一块之后,夜不归宿那都是家常便饭了,当然在我爸妈眼里,我是 滚去跟一帮狐朋狗友通宵打游戏去了,要让他们知道我经常睡在一位有夫之妇家 里,恐怕会被我老爸打得连我老妈都不认识。
 
  吃饭的时候,老妈数落我:「你说你都快毕业一年了,整天也不找个家…… 巴拉巴拉巴拉……」
 
  一通说教之后,最后终于说道重点了,老妈笑眯眯的跟我说:「下周日去相 亲,你张姨给你介绍了个对象。」
 
  「哦……」我没有理由拒绝,只好闷头扒饭。
 
  吃饭完也不敢出门了,就无聊的躺床上玩手机,白松正好在线呢。
 
  「嘛呢,没跑活去啊?」我发信息问。
 
  「没,昨晚玩的太累了,今天休息休息,准备早点睡。」白松回复道。 
  「我擦,你可是不缺钱是吧,开出租车像个玩儿票的……」
 
  「呵呵,那就是哥闲着没事找的一活儿,也不指着它吃饭。」
 
  「那你还让露姐出去给人打工啊,白领可也不轻省……操心着呢!」我说。 
  「呵呵,操心没关系,主要是方便操屄!」白松回。
 
  我顿时一头黑线,话说中华语言可真是博大精深啊,那多音字真是…… 
  「不过兄弟你放心啊,她在外边玩,不是知根知底的,都让人带套,再说, 她卖药的,面对的多半都是半老头子,想找个有眼缘的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主要 还是挣得多。」
 
  那我倒了解,我们那有个制药集团在全国都排得上号,员工待遇确实不错。 
  「诶?你那个大奶领导搞定没?」
 
  白松突然话题一转,问起孟姐的事儿,我跟他说,目前进展还算顺利,至少 我言语试探她的时候,她到没有表现出什么反感来,不过还是得慢慢来,不能吃 了夹生饭。
 
  又聊了几句,他那边突然不回话了,等了两分钟,突然冒出来一句:「笨弟 弟,你不会勾着她不喂她吃饱啊?女人浪起来,可不管操她的男的是谁,只要屄 能解痒就成。」
 
  我懵了一会,问:「露姐?」
 
  「嘻嘻,是呀!你松哥洗澡去啦!」果然是白露。
 
  「呵……你不跟我松哥一起洗去呀?」我调笑道。
 
  「人家已经洗白白了呢,现在正光溜溜的在沙发上躺着呢。」
 
  我赶紧发过去一个色色的表情。
 
  白露不甘示弱,开始各种挑逗各种骚,妈的,弄得老子都他妈硬了,恨不得 立刻跑去她家,狠狠再去操她一回。
 
  不管怎么说,白露的计划受到了我和白松的一致好评,决定,最少一星期不 理孟姐,把她的欲火勾起来,然后再进行下一步计划。
 
  接下来的几天很顺利,孟姐那天吃饱了,倒也没有太黏人,等到大概第四天 还是第五天来着,她又约我晚上去她家,我先是同意,然后密电白松,让他快下 班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假装是我家打来的,让我回家。
 
  计划很顺利,又拖了两天,结果孟姐真的忍不住了,中午磨磨蹭蹭的不走, 还以让我看图纸的名义,也不让我走,我实在推脱不开,还是让她得逞了。 
  人一走光,她就迫不及待的反锁了门,拉着我来到上次的那个角落,撩起套 裙就抓住我的手,让我去摸屄。我一摸一手水,她的骚屄早就泛滥成灾了,一上 午不定怎么意淫来着呢。
 
  我为了实行计划,也已经憋了五六天了,鸡巴顿时就硬的铁棍似的了,二话 不说,把她抱起来,让她岔开腿坐到桌子沿上,直接把她丝袜的裆部撕开一个破 洞,然后拨开内裤的边沿露出屄来。
 
  那个骚屄被淫水不知道泡了多久,湿的是一塌糊涂,我掰开屄缝一看,洞口 上都他妈开始流白浆子了。
 
  性欲被完全开发出来的女人真是可怕啊!
 
  我脱下裤子,挺鸡巴就操,不需要任何前戏,她直接就爽的直打哆嗦了。不 过,我仍然记着不能让她吃饱,于是摒弃一切能够持久的战术,在脑海里拼命的 刺激自己,大概三四分钟就射了出来,而且,我怕刺激到她,让她也同时高潮, 都也没有往她屄里边射,而是掉转身子射到了地板上。
 
  「啊?你怎么射了啊,今天这么快!」她不满的嘟囔着。
 
  「呵呵,太久没干了嘛,你今天屄里边可紧了,夹得我太舒服了,就没忍住。」 我敷衍道。
 
  「那你怎么不射进来啊,我被你射几下,说不定就也能来了。」她幽怨道。 
  「那个,我算着你不是到了危险期了吗,别再中了,呵呵!」
 
  「傻瓜!」她下了地,在我脑门下点了一指头,一边清理下身一边道:「你 忘了,我早就开始吃避孕药了,没事的。」
 
  「呃……在这干太紧张,忘了。」我讪笑。
 
  「晚上去我家吧?」她整理好裙子,一脸希冀的望着我。
 
  我为难的摇头:「今天真不行,我爸出差了,我得在家陪我妈,家里一个人, 她不敢睡觉。」
 
  「哦……那你晚一点再回去睡呗。」她仍不死心道。
 
  我搔搔脑袋,说道:「我妈给我包了饺子……」说到这里,我见她一脸失望, 顿时不忍心道:「要不,你也去我家吃,就当领导家访了,呵呵……」
 
  她犹豫了会,摇头道:「算了,反正明天休息,你没事了给我打电话!」 
  说完了,我俩怕被撞到,就赶紧出了办公室,下楼去吃饭,并且约好如果有 机会,就再来一次。可是等我们回来,小杜也已经吃饭回来了,再次打破了孟姐 想要再来一次的计划。
 
  一整个下午,孟姐看我的眼神都像个深闺怨妇似的,我都担心会被其他人看 出什么端倪来,撑到下班,我打了个招呼,就逃也似的跑了。
 
  晚上吃完饭,我跟白松两口子聊天,跟他说我今天破戒了,估计还得再等几 天,结果白露一听,却说有戏,女人被弄得不上不下的时候,欲火就是最旺盛的 时候,这个时候最容易接受别的男人了。
 
  计划开始正式施行,只等孟姐耐不住的时候,给我打电话了。
 
  到了晚上十来点钟,电话果然来了。
 
  「干嘛呢?」
 
  「呃……在外面玩呢……」我躺在自己家床上,有点心虚的回答道。
 
  孟姐沉默了一会,有些生硬的问道:「你不用陪你妈了?」
 
  「不是……吃完饭,我姥打电话喊她,她今天晚上睡我姥姥家了,正好朋友 喊我玩……我就。」
 
  「哦……」孟姐又开始沉默了。
 
  电话两头沉默了一会,我有点犹豫道:「要不,你也来吧,朋友人挺好的… …」
 
  「啊?」孟姐有些懵。
 
  「就是,上次打电话,那个朋友……」我见她不说话,就缓和道:「要不, 我还是找你去吧。」
 
  她又沉默了一会,突然问我:「你是不是喜欢那个啊?」
 
  「什么?」我问。
 
  「就是,喜欢那么玩儿……」
 
  「呃……也不是……就是觉着,挺刺激,回气比较快,玩的比较尽兴……」 
  「哦,那你玩吧!」说完,电话挂了。
 
  我郁闷的把电话一丢,心说完蛋了,没调教成功,估计这个炮友关系也危险 了。我心情不太好,就没给白松他们回信,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可是没想到,过 了有十几分钟的样子,孟姐的电话竟然又打过来了。
 
  「喂,姐。」我接起电话,心中忐忑的招呼道。
 
  「那个,你那个朋友……安全么?」孟姐迟疑的问道。
 
  我兴奋的几乎要跳起来了,柳暗花明又一村啊,这他妈是要松口了啊。 
  「嗯……我觉得没什么不安全的,正经的两口子,良家夫妇,健康问题肯定 不用担心,至于保密什么的,玩这个的都是一个固定的圈子,圈里边多半都是两 口子,更没人乱说了,毕竟人家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亲戚朋友一大堆,谁也不 会跟自己过不去,是吧?」
 
  说真的,那个时候网络还不是特别发达,尤其是那个震惊中外,正式引爆各 种性爱自拍现象的「艳照门」还没有出世,交换伴侣这种事情还只是在一个个的 小圈子里流传,远没有到被广大网友所熟知的地步。
 
  正因为这种事情在当时仍然极具隐秘性,所以孟姐最终还是动心了。答应去 看看,先看看人再说。
 
  我挂断电话,立刻通知白松,然后在老爸老妈的怒吼声中拿到老爸的车钥匙, 以跟哥们去打游戏的理由飞奔出门,开上车去接孟姐。
 
  在车上,孟姐的脸色一直都是红霞满天,甚至紧张的都有点不敢跟我说话, 我一直宽慰她,跟她讲述从白送那里听来的,关系交换圈子里的那些事情。当然 了,那时候我也是道听途说,我那时只是跟白松两口子玩过,还没有正式进入到 那个圈子呢。
 
  到了白松家,他们两口子非常热情的招呼孟姐,为了不让她紧张,我们三个 都没有表现出太急色来,而且衣服都是穿的整整齐齐的,就是大家一块在沙发上 聊天。
 
  白露不愧是做推销的出身,很快就跟孟姐打成一片了,半个小时以后,那俩 娘们就跟相识多年的闺蜜一样,热乎的都要贴到一块去了。
 
  后来,还是白松见多识广,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心急,于是就建议,今天晚上 让我和孟姐睡客房,那意思就是各睡各的女人,一句话也不提交换的事儿。 
  孟姐被白松一说,脸色通红,顿时有点拿捏不住了。我哈哈一笑,上去拉住 孟姐就进了屋,总算是给她解围了。
 
  「要不,咱们还是回我家啊,被人家听见……怪尴尬的……」一进屋,孟姐 就拉住我说。
 
  我笑嘻嘻道:「姐啊,你得记得自己原本是想来干嘛的,要是连个声音都不 敢让人听见,那咱们就干脆回家去算了。」
 
  她的神色挣扎了片刻,勉强点了点头,然后我就出去看浴室的情况,发现白 松和白露已经进了屋,就拉着孟姐去浴室冲凉。
 
  等到我俩从浴室出来,白露的叫床声已经响起来了,孟姐脸蛋红红的,低着 头拉我进屋,等走到白松两口子门口的时候,我竟然发现那俩口子竟然把房门拉 开了一条缝,敞亮的不要不要的。
 
  我让孟姐去看俩人的活春宫,她却死活不肯,我各种蛊惑各种强拖硬拽,终 于把她摁到了夫妻俩的门口,趴在门缝上往里边看去。
 
  床上,白露正仰躺着分开双腿,抱着自己的膝盖,把一个又圆又翘的大白屁 股高高的翘起来,承受着白松打井一样的狂操。
 
  白露骚起来,可比孟姐厉害多了,淫声浪语,什么话都敢说。而且那娘们叫 床有一个特点,除非来高潮的时候,过程中很少大喊大叫,而是像一只猫咪一样, 轻声呢喃着,娇喘着,勾引着男人欲罢不能。
 
  「知道白露为什么一直喊哥哥么?」我在孟姐耳边说道:「因为他们真的是 兄妹关系。」
 
  孟姐一脸震惊的回过头来,掩口低叫道:「兄妹?乱伦啊?」
 
  「呃……也不算,他们是出了五福的堂兄妹,法律上其实也是可以结婚的。」 
  法律是法律,但是毕竟有一层血缘关系在里面,感觉到底是不一样,我跟孟 姐扒着门缝看了好一会,看白松变着法的操白露,又看白露各种姿势的操着白松, 两口子多半知道我俩在门口偷窥呢,干的那叫一个翻江倒海,酣畅淋漓。 
  期间,我的鸡巴早就硬了,一直在孟姐的屁股上蹭来蹭去,双手更是不肯闲 着,早就伸到她的衣领里,把那一双大白兔蹂躏了无数遍了。
 
  孟姐看够了,也终于撑不住了,突然转身紧紧的抱住我,嘬住我的舌头就不 松口,我抱着她,一步一步的挪到客房里去,躺到床上的时候,我俩身上就已经 一件衣服都不剩了。
 
  我学着白松操白露的样子,换着姿势的操着她,然后让她学着白露的样子, 换着花样的在我上上来回套弄,我感觉她比任何一次都兴奋,竟然史无前例的连 续来了两次高潮。
 
  不过,她仍是有点放不开,一直压抑着叫床声,不肯让隔壁听见,但是我俩 的动作那么大,怎么可能压抑的住,那啪啪的肉击声,呱唧呱唧的操屄声,就连 客厅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连接两次高潮之后,她终于满足了,软趴趴的躺在床上,让我继续弄她。不 过我中午的时候已经射了一次,不想过于浪费弹药,因为我知道,真正的好戏还 在后边呢。
 
  所以,我就没有射,等鸡巴自然软化之后,就抱着疲惫的孟姐沉沉的睡了过 去。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9-09-18更新.